關於做筆記,一個是坐計程車時沒紙沒筆,可以抽出口紅寫在車窗上,再「拍照存證」的偏執狂;一個是把女友腦袋當成儲存記憶體,靈光乍現就傳手機簡訊給她,以至於最後被女友抱怨「靈感關鍵字」數量遠超過「我愛你」的狂熱份子。

素未謀面的兩人首度在《Cheers》雜誌同台演出,因為這個話題,完全不必暖身醞釀,只能用8個字形容:「高潮迭起,爆笑連連」。

Q:對於「做筆記」,最瘋狂到什麼程度?

李欣頻(以下簡稱李):瘋狂到我帶的紙寫完了,會寫隔壁人的手,然後請他不要洗手。有次在計程車上想到,就拿出口紅在車窗上寫,寫完拍照再把它擦掉。

我睡覺的時候更麻煩,旁邊一定要有一疊紙跟筆。筆一定要兩支,因為怕沒有水。睡覺前靈感最多,一定要把關鍵字寫完。醒來也會先跳起來把夢到的東西寫下來。我連浴室都有放,洗澡洗到一半,旁邊就有筆跟紙。

Conifer綠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